财华洞察|张近东出售苏宁易购股份:互联网时代的宠儿还是弃儿?

时间:2021-03-05 10:55来源:澳门博彩全部网址 点击:

鸟尽弓藏

2月28日,是中国足协要求递交材料、完成俱乐部注册的最后期限。

据传天津津门虎(原天津泰达)已经步入俱乐部历史的最后几日。因为俱乐部欠债太多,泰达集团无意继续经营,天津当地又无其他企业愿意接手俱乐部,这支成立于1993年、见证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足坛老牌劲旅基本确定将湮灭在中国足球不长也不短的历史中。

这还不是最糟的。据《足球》报消息,苏宁队(原江苏苏宁易购足球俱乐部)在主教练奥拉罗尤解约、外援相继出走之后,其背后的苏宁集团也在考虑低价转让俱乐部。若在江苏省针对球队问题的专项办公会上,省政府给出的扶持方案达不到集团预期,苏宁将宣布“零转让”俱乐部,前提是买家需负担俱乐部上赛季欠下的5亿元球员薪酬。

《足球》报还指,如果苏宁和省里无法在专项办公会上达成一致,考虑到注册期限将至,江苏队可能会出现最坏的结果:苏宁集团就地宣布球队解散。

3个月前的2020年11月12日,中超联赛决赛第二回合在苏州奥体中心拉开最后的帷幕,江苏苏宁易购队借埃德尔、特谢拉的进球,以2:1战胜广州恒大队,夺得队史首个顶级联赛冠军。

为庆祝球队夺冠,苏宁壕气宣布在全国各地苏宁广场推出多重福利折扣,送百万元狂欢券;苏宁置业全国在售项目千万特惠让利;苏宁酒店送出餐饮、客房兑换券等礼遇。

此前在半决赛逆转淘汰上海上港之后,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就重金嘉奖了苏宁队全队将士,称“球队全队展现出一支冲击冠军球队应有的风范,以奥拉罗尤教练团队的出色指挥,以吴曦为代表的全体队员展现的顽强拼搏的战斗精神,全体工作人员提供的坚实有力的后盾保障,让我们创造了奇迹。”

从前为张近东挣脸的那些人儿,现在却已各自奔天涯。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人走茶凉。百日之后,张近东现在正迫切要出售曾经“为苏宁足球、为江苏足球赢得了掌声和荣誉”的江苏足球俱乐部。

有球迷觉得,如果卫冕冠军江苏队在下赛季开赛前被宣布解散,将是中国足球的耻辱——不过中国足球无奇不有,球迷也习惯了。

这则“耻辱”事件的始作俑者、之前屡被传出资金链要断的苏宁集团,无论它现在再怎么强调自己经营健康,在外人的眼中,它都已经来到了悬崖边。

典身卖命

不仅是江苏队,种种迹象表明,张近东连手上最值钱的资产——上市公司苏宁易购(02024-CN)的控制权也要放弃了。

2月25日早上,深交所公告称,苏宁易购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根据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其股票于2月25日开市起临时停牌,待公司通过指定媒体披露相关公告后复牌。

就在外界都猜测苏宁易购的控制权可能会最终落到其大股东之一阿里巴巴(BABA-US)手上时,当日中午,谜底揭晓:

苏宁易购宣布收到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通知,其计划将持有公司的股份转让,预计转让比例为20%-25%,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根据股份转让比例,公司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化。

有媒体已经打听出此次转让的国企出资方包括江苏省国信投资集团、江苏交通控股、江苏农垦集团、南京信工投资集团等。

在此之前,市场上已经有传言,苏宁电器计划出售其持有苏宁易购19.99%的股权,买家可能是江苏和广州的国企,该部分股权估值大约在80-100亿元之间。

目前苏宁易购直接持股比例最高的四位股东分别是张近东、苏宁电器、淘宝(中国)及苏宁控股,持股比例分别是20.96%、19.99%、19.99%及3.98%。

同时,张近东还持有苏宁电器50%的股份、苏宁控股51%的股份,以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公司持有苏宁控股10%股份)。算上以上间接持股,张近东最终实际持有苏宁易购33.3%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从苏宁易购25日公告披露情况来看,张近东和苏宁电器都有意出售手上的持股,并导致张近东对苏宁易购的控制权变更。如果坊间传言属实,苏宁电器可能会清仓手上的持股,考虑到转让比例(20%-25%,苏宁电器当前持股比例只有20%),张近东可能亦会减持手上的部分直接持股。

届时,苏宁易购控制权就将易主。按公司最新回应,苏宁易购或将转身成为一家国有控股企业。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苏宁易购即将“去苏宁化”,或者说正在脱离张近东的控制。若失去对公司控制权后,张近东将会沦为苏宁易购下一任实控人的“高级打工仔”。

张近东从老板委身为打工仔,着实令人唏嘘。但苏宁易购当前的资金面状况,的确是让张近东有些无能为力。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苏宁易购有货币资金308亿元,对应的短期有息债务(包括短期借款281亿元、应付票据248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46亿元及若干应付短期债券)合共超过570亿元

而根据中报披露,公司的货币资金中还包含171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保函保证金及短期借款质押物,其所有权受限。故此,苏宁实际可用的资金估计并不到200亿元。

苏宁易购巨大的资金缺口令张近东显得有些抓襟见肘。

过去六年,苏宁易购的经营现金流和扣非归母净利润一直为负数,公司最终只能通过出售资产实现盈利。

2014年,苏宁易购出售11家门店,实现营业外收入24.75亿元;2015年,苏宁再出售14家门店及PPTV,实现营业外收入及投资收益13.88亿元及14.47亿元;2016年,出售北京京朝子公司及六处仓储物业实现收益18亿元;2018年剥离苏宁小店及增资扩股苏宁金服,获得超过180亿的收入。

这其中,不少交易的对手方就是张近东家族旗下公司,如2018年苏宁易购将亏损的苏宁小店全部股权卖给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实现约34亿元账面利润。而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的实控人是张近东的儿子张康阳。

2020年8月,苏宁易购将孙公司安庆苏宁悦城置业出让给苏宁置业。苏宁置业由张近东、张康阳父子持有93.5%的股份(苏宁置业同时也持有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全部股份)。

当苏宁集团的资金也出现了问题,张近东就很难再为苏宁易购找到“接盘侠”。

不巧的是,外界的担忧一语成谶。

去年12月,外界有传苏宁集团的资金链已经断裂,集团在渤海银行的贷款已经违约,民生、中国建设银行已经抽贷。苏宁正通过民间借贷筹集资金,多家银行已飞到北京开会讨论苏宁的风险化解方案。

虽然苏宁官方紧急澄清消息不实,但几日之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的消息显示,苏宁控股集团三大主要股东已经于12月4日将苏宁控股全部股权质押给淘宝(中国)软件公司。集团三大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分别持股51%、39%、10%,共质押10亿元,与苏宁控股集团的注册资本相同。

张近东和张康阳的all in式股票质押融资正正说明了苏宁集团的资金面的确非常紧张。

苏宁易购的情况也相似。张近东目前在公司持股有21%已质押,苏宁电器则有近50%被质押。从去年2月至今一年内,苏宁易购质押比例呈上升趋势。

苏宁易购缺钱,地主苏宁控股集团也没有余粮了。这时候,张近东只能放手。

对于苏宁易购而言,引入国资能补充公司的资金实力,对其未来经营构成利好。2月25日,张近东哥哥张桂平旗下的苏宁环球(00718-CN)盘中一度录得涨停,证明市场对国资入主苏宁易购,还是较为看好的。

但对于张近东而言,失去对上市公司苏宁易购的控制权,就像看着自己养大的白菜被外来的野猪拱走,无论怎么说他也会心有不甘。

历史像是给张老板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韬光养晦

在张近东决定断舍离苏宁易购十几日前,他在零售行业的老对手黄光裕也在2月16日正式刑满获释。

回顾历史,两人早年的创业经历竟是那么相似,张近东和黄光裕过去都是那么的风光。

199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让“家电”这一过去的奢侈品进入了长三角的南京更多普通家庭。这一年,27岁的张近东放弃了自己在南京鼓楼区区属企业的铁饭碗,在海宁路租下了200平米的门店,雇上10多位员工——苏宁交家电公司正式开业。他在业界首次建立起“配送、安装、维修”的一体化服务体系,组建专业安装队伍,为顾客免费安装空调。

两年之后,张近东的苏宁就凭借着自己产品和服务的优势,成为当时全国第一大空调品牌春兰空调的第一销售大户。 三年内,苏宁以单一空调品牌做到年销售3亿元的规模。

张近东说,“只要你充实准备,机遇从来不会负你。”

更早的1986年,17岁的黄光裕身揣着4000元,从家乡汕头一路北上来到内蒙古一带做贸易。一年之后来到北京,在珠市口经营一家面积不足100平方米的电器店。1987年,黄光裕的电器店正式以“电器”的招牌经营。

当时国内流通领域商品比较稀缺,家电市场几乎都是卖方市场。80年代中期家电市场几乎都是外国品牌。

黄光裕的国美就此顺应着时代发展的趋势,在行内同样开了诸多先河,包括90年推出包销制、91年在《北京晚报》登出商品报价广告、93年在北京开设分店、96年国美家电产品由单纯经营进口商品转向国产与合资品牌为主、99年国美门店从北京向全国扩张。

2006年,国美全年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200亿,在家电零售业高居第一,黄光裕的个人财富也达到430亿。2004年、2005年、2008年,黄光裕三次登顶“中国首富”。

之后便是大家熟知黄的锒铛入狱。

时过境迁,互联网的滚滚红尘将曾经站在时代潮头的黄光裕和张近东携裹在身后。到了2021年,黄光裕和张近东各自的国美和苏宁都有些落寞。

好胜的黄光裕在刑满释放后的第一次国美高管会议上提出,要用18个月的时间,让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未来的国美将继续深入推动“家·生活”战略第二阶段延展和升级,以用户思维、平台思维、科技思维为引领,以“真”“快”“乐”为经营要素,推动线上“真快乐”、线下“国美家”、国美电器、真选开放供应链等共享平台全方位升级。

“真快乐”由原国美APP于今年1月12日更名而来。根据简介,真快乐是娱乐化社交化的购物APP。

在黄光裕出狱后,国美终于将经营重心放到线上流量的获取上。

在高管会上,黄光裕特别提到,公司要正道直行,塑造健康肌体,聚焦长远发展,以法治意识、契约精神、守约观念为用户、合作伙伴和社会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与洗心革面、踌躇满志的黄光裕相比,张近东则低调得多。

2015年8月,当时还叫苏宁云商的苏宁易购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子公司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283亿元人民币认购苏宁云商2015年非公开发行股份,占苏宁股本总额的19.99%。

然而自此之后,大开大合的苏宁易购经营成绩并不理想。

在今年的集团新春团拜讲话中,张近东提出苏宁要大刀阔斧地进行业务变革,加快开放赋能、优化店面结构、推动大快消供应链融合、推进物流网络调整;将有限的资源和精力集中在确定的事情上,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

2021年,苏宁将实现从商业模式向盈利模式的转变,从零售商向零售服务商升级。

简而言之,苏宁今年的经营目标将是“瘦身”,并寻求盈利。过去苏宁集团四处扩张经营策略将成“过去式”。

在传出要转手国米、江苏队俱乐部,以及最近出售在苏宁易购的股权之后,同样是年少春风得意的张近东却选择了和誓要东山再起的黄光裕截然不同的韬光养晦之路。

历史从来充满了未知,就像三个月前在中超赛场风光夺冠的江苏苏宁易购此刻却很可能会解散。对于苏宁易购和张近东双方而言,分开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黄光裕向左,张近东向右,人来了又去,只有中国的商场始终精彩。

作者|橘子汽水

编辑|mila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